不知周之梦为蝴蝶与?蝴蝶之梦为周与?

不记得是哪个美术馆里 在西安

很久不发照片了………

[The Last Door][K/W]散作硝烟

其实只是把之前的稍微加了点东西嗯……_(:3 」∠)_

还有加了个标题(。

战地记者Kaufmann

随军医生Wakefield

—————————————

怎么扯也扯不烂的阴霾笼罩着目力所及之处,空中燃烧后残留的灰烬纷纷扬扬。

房屋在火焰的噼里啪啦中逐渐被吞噬,随后震耳欲聋地倒塌。

偶尔会有爆炸,像是在耳畔发生,听起来又似乎很渺远。大多数地方已成了废墟,一片狼藉。

有时能听到声嘶力竭的哭声,过不了多久就会被湮没。
地上四处摞着尸体,暗色的血液与泥土融为一体。空气中填塞着腐烂的恶臭,铁锈般的腥气和火药呛人的味道刺激着鼻腔,下一秒大概就会窒息。

“如果你没法阻止战争,那你就把真相告诉世界”

考夫曼又一次想起导师说...

刚查完地图发现路过了嗯/////虽然没能只有这样还是好高兴😭

[2] Quiet Stream

标题其实和内容没多大关系…

病症设定 有雷的话抱歉_(:3 」∠)_
仍然只有一小段…

色盲Kaufmann
重听Wakefield

和医学定义上的全色盲有差别

———————————————

那是另一个周一的下午,跟着人群走过十字路口,考夫曼再抬起头时意识到他已经不自禁的推开了咖啡店的门。

工作日人要少些,他眯着眼睛四顾,似乎看到一个有些眼熟的身影。刚要移开视线,对方却转过头,这突然的动作使得他桌上的物件来了一首不那么和谐的协奏曲,丁零当啷掉了满地。

维克菲尔德有些尴尬地笑了笑,随即俯下身拾起地上的东西。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您是…”

“我记得之前与您…”

看着他拿起还冒着热气的咖啡坐在了邻桌,维克菲尔德说着,没有...

嗯……

背景参考和灵感都来自2015年7月刊《lonely planet》的《景致如画的夏天》

ooc严重

12月马上就结束了完全没写什么东西…(´-`).。oO( 

———————————————

下了船,他捏紧手中的地图。

长久的待在某个地方总会令人心生厌倦,尤其被钢筋混凝土灰暗的色调压抑着,wakefield总想哪一天能一拳击碎天天对着的电脑屏幕,再利落的踹开办公室门,从此像个逃亡犯一样四处流浪,去所有自己想去的地方。

但只是想想,这天他仍旧做完了所有工作,收拾好桌上的文件。

昨天发出去的辞职信有了回复,他们希望他能听从自己内心的安排,但也永远欢迎他回来。

踏出办公室门的一刻,wakefield...

[1] Waltzing Leaves


病症设定 有雷的话抱歉_(:3 」∠)_
只有一小段…

色盲Kaufmann
重听Wakefield

和医学定义上的全色盲略有差别嗯…

———————————————

秋风吹起地上最后一片干枯卷起的树叶,乘着风的还有披萨传单叠的纸飞机。

一群喧闹的孩子从校园涌出来,把马路上的“STOP”遮的严严实实。嘻嘻哈哈的声音吓跑了一只停在枯叶上的蝴蝶。

思考着下次是否应该把会议缩短两分钟,考夫曼忘了今天是星期五,这条街上的学校会早一小时放学。

他的思维停滞了两秒,孩子们小鸟般的叽叽喳喳很快将他拉回现实,却也让他头脑中原本平行的无数条线变成了小猫爪下的毛线球。

四下张望后他推开了那家咖啡店的门。

也许每个人都认为在一个阳光明媚...

1 / 3

© 平原囚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