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周之梦为蝴蝶与?蝴蝶之梦为周与?

【The Last Door】

[Kaufmann X Wakefield]


超短

很渣

不知所云




雨滴滴答答地打在路面上,直搅得人心烦意乱。

每到这种天气,维克菲尔德都会在夜里醒来,脊背上的冰凉总会让他第二天在桌前读着文献时感到隐隐作痛。

如同新生儿一般的把身子蜷缩着的睡姿给心理医生带来了不小的烦恼。


薄薄一层金色镀在树木草丛上,几缕淡云衬着天空安详宁静的浅蓝色。

望着透过窗户照进来的微薄的阳光,维克菲尔德在心里悄悄地松了口气。


这些天的阴雨连连使得他每天疲惫不堪,半夜里突然醒来,那种爬藤植物般一点一点蔓延到全身的凉意实在不好受。

最后唯有靠着心口仅存的一点温热入睡,逼迫自己忽略脚尖和后背的冰冷。浅浅的睡眠也总解不了乏。


“难得的好天气,”像低音提琴演奏的乐曲般的声音从身后传来,“出去走走如何,我的朋友?”


耳边传来不知名鸟儿的清脆叫声。撕破了蒙蒙雾气的阳光显得不那么真切,但在初冬的早晨还是能带来一丝温暖。

“呼……”漫步于泰晤士河畔,维克菲尔德觉得身心似乎是舒畅了不少。

“也许有什么别的方法能让你舒服些。”

“但是我不习惯于别的姿势,那会让我更加无法入睡。”考夫曼曾经提过这个建议,维克菲尔德无奈地摇了摇头,“也许我可以试着改变环境而不是改变自身。”

微风吹过,水面泛起波纹。

“或许你可以考虑…”考夫曼眯了眯眼,转而把目光投向河上两只嬉戏着的天鹅。

评论
热度(13)

© 平原囚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