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周之梦为蝴蝶与?蝴蝶之梦为周与?

[1] Waltzing Leaves


病症设定 有雷的话抱歉_(:3 」∠)_
只有一小段…


色盲Kaufmann
重听Wakefield

和医学定义上的全色盲略有差别嗯…


———————————————

秋风吹起地上最后一片干枯卷起的树叶,乘着风的还有披萨传单叠的纸飞机。

一群喧闹的孩子从校园涌出来,把马路上的“STOP”遮的严严实实。嘻嘻哈哈的声音吓跑了一只停在枯叶上的蝴蝶。


思考着下次是否应该把会议缩短两分钟,考夫曼忘了今天是星期五,这条街上的学校会早一小时放学。

他的思维停滞了两秒,孩子们小鸟般的叽叽喳喳很快将他拉回现实,却也让他头脑中原本平行的无数条线变成了小猫爪下的毛线球。

四下张望后他推开了那家咖啡店的门。

也许每个人都认为在一个阳光明媚的秋日午后应该来杯咖啡,考夫曼好不容易在角落里找到一张空桌。

褪下眼镜,眼睛感到一阵酸涩。

“抱歉,请问您还有别的同伴吗?”

再睁开眼睛时,一个模糊的身影出现在面前。

“请坐吧。”

对方似乎带着很多东西,拉开椅子后又传来好一阵物品相互摩擦碰撞的声音。

“谢谢您愿意与我分享这张桌子。”

他好像在笑着。



澄澈明净的蓝色天空,几缕浅淡的云,秋风吹着人行道旁树树黄叶。

维克菲尔德愉悦地一步一小跳地走着,晴朗的天气让他想伸展双臂拥抱阳光。

前面的学校门口一张张孩子的笑脸映入眼中,再远几米就能看到那家咖啡店的招牌前掠过一片落叶。


他搜寻着店里是否有空位,环视了三遍仍然不想相信他即将在秋风中一边瑟瑟发抖一边喝完咖啡。

终于,他的目光停留在一个角落。那位坐在暗处穿着深红色大衣的先生对面似乎空着一个座椅。阳光洒在暗色的桌面上,空气中的尘埃闪闪发着光。

看着对方点头的动作,维克菲尔德先把背着的画具放了下来,习惯性的对他露出了微笑。

评论
热度(8)

© 平原囚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