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周之梦为蝴蝶与?蝴蝶之梦为周与?

背景参考和灵感都来自2015年7月刊《lonely planet》的《景致如画的夏天》

ooc严重


12月马上就结束了完全没写什么东西…(´-`).。oO( 

———————————————

下了船,他捏紧手中的地图。


长久的待在某个地方总会令人心生厌倦,尤其被钢筋混凝土灰暗的色调压抑着,wakefield总想哪一天能一拳击碎天天对着的电脑屏幕,再利落的踹开办公室门,从此像个逃亡犯一样四处流浪,去所有自己想去的地方。

但只是想想,这天他仍旧做完了所有工作,收拾好桌上的文件。

昨天发出去的辞职信有了回复,他们希望他能听从自己内心的安排,但也永远欢迎他回来。

踏出办公室门的一刻,wakefield深吸了一口气,又慢慢吐出。也许这跟他原本的幻想有一点差距,但也算个不错的开始。


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会选择来到这片芬兰边陲的群岛,也许仅仅是海港旁小酒馆里那一副泛了旧的海报吸引了他。湛蓝的天空、一望无际的海洋,听起来就让人心驰神往。


波罗的海水域带着咸味的海风吹在脸上,八月初的早上,这里阳光普照。

海港熙熙攘攘,一艘船张开了风帆,离开海湾。
wakefield骑着租来的自行车,一边看着左手捏着的地图上圈出来的几处地方。

一路上听船夫说,岛上一座屋顶铺满贝壳状瓦片的教堂值得一去,内部都是由木头铺成的。1619年时,曾有一群麻风病患住在这,他们也到这个教堂做礼拜,但必须与其他人隔离开。最后一个病人去世后,这个地方便由现在这家精神病院接管。

道路两边到处是野生的莓果,瞧的仔细些,还能看到藏在草丛中的蘑菇。

蜿蜒的路终于到尽头,前面的空地上就是那座木教堂。

以松木为建筑材料使教堂内很凉爽,wakefield一边抚摸着教堂粗糙的壁面,往里走却发现有人正站在前面盯着一个帆船挂饰一动不动。

那人穿着深红色衬衫,听见身后的动静,回过头友好地露出一个微笑。

“早上好,很抱歉打扰到您了。”

“不,没关系,我的朋友。很少有人会到这里来。”

“嗯……我听说这附近是,医院。”

“……是的。”

wakefield犹豫了小会儿,随即他的肚子咕咕叫了起来。

“也许我可以带您去找个地方尝试一些这里的食物?”


肉桂面包的味道钻入wakefield的鼻腔,他咽了咽口水。

顾不着在第一次见面的人面前的形象,口腹之欲占了理智的上风,他大快朵颐起来。

在路途中的交谈里,他说出了来这里的原因,还知道了那人叫kaufmann,平时常管理着教堂。就像认识多年的好友,谈话十分愉快。

“应该每个人在年轻时都有过冲动吧。”对于自己的行为,wakefield这样评价道。

对面的人递过来一颗鹅莓,笑着说:“这东西在英格兰可吃不到。”

他看着那鲜艳小巧的果实,觉得甚是可爱。那强烈的不熟悉的甜味让他觉得自己仿佛含着北欧夏天灿烂的阳光。

评论
热度(8)

© 平原囚人 | Powered by LOFTER